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

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

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生产制造包塑软管,包塑金属软管,不锈钢软管,不锈钢包塑软管,尼龙塑料波纹管
详细企业介绍
? 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是一家包塑金属软管生产型企业,而我们更加关注的是客人的采购体验与价值创新;我们是制造商,但我们更加重视零售市场,尊重每一位客人的切实需求。我们不一味追求大的规模,我们更注重客人在需求方面的细节关切
公告
我们生产制造的产品具体包括:热镀锌包塑金属软管,内包塑软管,平包塑软管,内外包塑软管,不锈钢穿线软管,不锈钢包塑软管,尼龙软管,塑料波纹管,金属软管接头,塑料软管接头,电缆防水接头,防水接线盒,明装盒等。
更多企业新闻
成功典范

13歲網遊少年之死:防沉迷系統形同虛設

  发布于 2021-11-23  

  8月30日淩晨,13歲的南通少年徐錦(化名)墜樓身亡。少年之死,被其家屬歸因于一款名為“吃雞”的遊戲。

  就在一天前,徐錦和同學小俞約好,準備“吃雞”到第二天3點。晚上10點多,沒有手機的他趁表姐不注意,拿走了iPad。

  可沒到零點,徐錦就下線了。後來,小俞堅持玩到後半夜。第二天起床後,他給徐錦發了消息,但沒有得到回復。

  少年之死,讓家人陷入悲傷。母親鬱禮花甚至表示要起訴遊戲公司,“告得遊戲公司破産”。

  “即使告贏了,能得到什麼?”鬱禮花傷心欲絕,但她還是希望通過媒體報道,引發社會共同關注,尋找更多受害父母,驗證孩子自殺、行為與玩網路遊戲之間的關聯性,同時也希望遊戲公司要做好防沉迷系統,以防更多未成年人受害。

  接到“孩子在搶救”的電話時,遠在南非的徐錦父母預感事情不妙,但他們沒有想到此時孩子已經死亡。

  奇怪的是,徐錦那天的狀態是正常的,包括徐錦妹妹在內的多位親屬和保姆接受了警方問詢,他們大都稱,“徐錦那天很快樂”“這個孩子平時很正常”“那天沒有人説過他什麼”。

  後來,警方告訴鬱禮花,孩子在墜樓前一直在玩“吃雞”遊戲,已排除刑事案件可能,但不排除沉迷遊戲分不出虛擬和現實導致的模倣行為。

  徐錦是個懂事的孩子。鬱禮花告訴記者,因為從事國際貿易,家境還算富裕,但徐錦並不亂花錢。家裏每週給他100元的零花錢,還有逢年過節的壓歲錢,每湊齊1000元,他都會存下來,從自己那裏簽一張欠條,拿1分錢利息。幾年下來,徐錦的“小金庫”已經有了幾萬元。此外,父母眼中的徐錦活潑好動,愛踢足球、打乒乓球、玩滑板、堆積木,還愛讀課外書。

  相比其他家庭,鬱禮花認為他們沒有給孩子太多學業壓力,對孩子的應試成績沒有過高要求。由於時常接觸國外的教育理念,他們還把徐錦送到國外的孔子學院學習。每逢寒暑假,還會帶他四處度假,去過不少國家。

  小俞和徐錦是好朋友,兩人都剛剛小學畢業,如果沒有這次意外,他們會來到南通海門的同一所初中上學。小俞的父親曾多次接觸徐錦,認為徐錦“性格很好,從不調皮胡鬧和別人爭吵”。

  幾年前,鬱禮花發現徐錦有沉迷遊戲的“苗頭”,便把家中電腦搬走,也沒有給孩子買手機和iPad。因而,徐錦曾一度喜歡週末“泡”在姑媽家,因為那裏有遊戲機、最新的手機、iPad。考慮到小孩子缺乏自製力,鬱禮花有時會教訓兒子,讓他不要總去姑媽家。

  今年暑假,徐錦來到南非度假。以前姑媽家的孩子就喜歡玩網路遊戲,到了南非,徐錦和親戚家孩子在一起。鬱禮花猜測,兒子應該是在這期間喜歡上“吃雞”遊戲的。

  這款遊戲的真實名字叫做“絕地求生 刺激戰場”,遊戲中,100名玩家集結戰場,遊戲即開始。他們通過收集荒島上的武器資源進行廝殺,只有一個人或者一支隊伍可以生存到最後取得勝利。遊戲為勝出者彈出“winner,winner,chicken dinner”的標語,即“大吉大利,今晚吃雞”,“吃雞遊戲”因此得名。

  一位“吃雞遊戲”的資深玩家董強(化名)介紹,“吃雞遊戲”中,無論是周圍建築、自然風貌還是玩家使用的子彈、槍械、車輛,都是寫實風格的畫面處理。為了省時,遊戲角色會時常翻窗從數層樓跳下,從山上跳下。在遊戲中,這種行為並不會直接引起角色死亡。角色身上出現瞬間的一抹綠色血液,生命值稍微損傷。

  董強説,玩家還可以通過駕駛摩托車、汽車、卡車等載具衝撞其他玩家致死,甚至從別人屍體上碾過去,駕駛載具也經常在建築群或者山脈中飆車時翻車,或者撞到障礙物,而出現這些“車禍”情況也僅僅是角色少量損失生命值。

  在鬱禮花看來,遊戲設定會對愛模倣的未成年人造成誤導。“遊戲中,玩家可以從樓房的窗戶跳下,人卻不會死。”

  鬱禮花介紹,徐錦從小喜歡模倣。看完蜘蛛俠後,他買來蜘蛛俠的衣服模倣。有一次,徐錦從電視上看到一則飲料廣告,人喝完飲料呼出的氣能凍住別人。徐錦買來飲料,喝了兩口後向母親吹氣。見到母親沒有被凍住,他説:“廣告騙人,怎麼你沒有凍住。”

  雖然童言無忌,這句話卻讓鬱禮花感到不安。“如果我知道他在玩這樣的遊戲,肯定不會讓他玩。”

  董強説,這個遊戲之所以這麼火爆,是因為在使用槍械和其餘玩家作戰時,還原度和代入感很強,確實會有種使用槍械殺人,使用手雷等武器消滅敵人的感覺。

  在遊戲中,董強經常遇到一些未成年隊友,他經常會聽到這些遊戲玩家喊“殺人”“死掉”的字眼兒。而遊戲很需要隊友語音交流,“一聽就是小孩子講話的聲音”。

  相關資料顯示,“吃雞遊戲”本是由南韓某公司開發的一款“大逃殺”模式的網路遊戲:將大批人員投放到荒島上,逼迫其自相殘殺,最後剩餘一個人活下來,而組織者和觀看者從中取樂。

  “吃雞遊戲”將“大逃殺”中你死我活的形式改為“軍事演習”,殺死其餘玩家的提示被修改為“擊敗”和“淘汰”,“大逃殺”模式的倖存者也改為軍事演習的標兵,將槍械擊中人體的效果改為了綠色煙霧,即人物被子彈擊中噴出綠色血液。

  “本網路遊戲適合年滿16歲以上的用戶使用”,在“吃雞遊戲”啟動界面的下方,有一排小字提示。

  讓鬱禮花至今想不通的是,13歲的兒子作為未成年人,為何能註冊這款有血腥暴力元素的遊戲,為什麼遊戲沒有分級。

  按照規定,以未成年人身份註冊後,防沉迷系統會限制玩家每天3小時的遊戲時間,之後會強制要求下線,時長為15分鐘或30分鐘,之後可以繼續玩,達到7個小時之後,強制下線30分鐘,之後每玩1個小時都會要求下線15分鐘。

  但不少玩家表示,吃雞手遊可以通過微信和QQ兩種方式登錄,當QQ到達防沉迷時間後,微信可以繼續玩,此外還可以通過多個微信號換著玩來延長遊戲時間。該設置讓很多玩家在到達防沉迷時間後,直接換區繼續玩遊戲。此外,未成年人輸入成人身份證號,就能以成人身份登錄。

  小俞的父親表示,他也是因為自己的賬戶被扣費才得知,只要有錢,就可以買來成人身份驗證,以此破解防沉迷系統。

  記者在網上以“防沉迷”為關鍵詞搜索發現,多位賣家提供防沉迷破解“神器”,價格從幾元到幾十元不等。

  一位賣家提供的商品説明顯示,“支援一鍵獲取滿18歲身份證資訊,自動解除騰訊QQ防沉迷系統限制”。賣家同時註明,這款售價20元的軟體僅支援未實名註冊過騰訊防沉迷系統的QQ號。當記者想進一步了解資訊時,賣家要求私信答覆。

  徐錦死後,同樣是“吃雞遊戲”玩家的小俞變化很大,本來喜歡打遊戲的他,如今對遊戲只字不提。據其父介紹,開學以來,孩子情緒狀態很不穩定,晚上甚至會有類似夢遊的行為發生。作為家長,他擔憂得整夜睡不著,只好守在兒子臥室門前才安心。